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邊爐

一直都聽說,最貴最不值的東西,其實正是最便宜的東西。就像這種邊爐,60多元一鍋,看著店員把不開開胃的幾棵冷藏食材扔進小鍋,倒進凍湯,然後姨姨把一個助燃劑往鍋底一塞,這樣就成了他們所謂的「一人火鍋」。其實啊,這種鍋具、這種食物、這種連把肥牛拖熟都要5分鐘的溫度,跟在荒島上好不容易生了點小火煮煮吃的感覺也實在不差很多,這是享受嗎?

老實說,如果不是阿仔說要來吃牛肉飯,如果不是太太要點火鍋,我是怎樣也不會做這種羊牯的。

如果要吃火鍋,我是很贊同,應該到九龍去吃,吃私房菜,吃鮮料,不要任飲任食,也不要抵食夾大件。食就正經一點,不要求其來。其實火鍋本來的意義就是要啖其食材鮮味嘛。

當然你可以說,不是人人能夠吃那麼貴價的火鍋嘛。

其實,最直接,不如就自己動手買材料,自己在家打邊爐,不也就最划算了?
Recent posts

屬於自己的主題

Facebook page 傳出要收費的消息,不知怎麼,像一個炸彈,將原本已經不喜歡 Facebook 的朋友,一窩蜂都擁到medium去。

大概就是對於Facebook長期以來不公開演算法、朝令夕改的版面、充斥內容農場感到非常不滿的回應吧。或者也由於,其實一直都明白太過依賴Facebook,以至說當可以「移民」的時候,就一股腦兒,都搬過去新世界了。

我算是很早已經登記了medium的,但是這平台對於我來說,除了看文章,意義並不大,因為我沒有自己的出版(publication)。

medium 是比 Facebook 重視知識交流的地方,所要求的是對於自己知識彙整的能力。就住一個主題,發表讓人獲得新資訊新思考的內容,似乎是一個需要的門檻。在這方面,我一直覺得自己不足。

自從孩子出了世,自己的時間少得可憐,雖不是沒有思考,但是一直存在腦際,未能整理,也沒有鑽研某一方面的心力。(當然也有性格上的問題) 因此,我不敢在 medium 寫東西。medium 如果像 Facebook 一樣寫風花雪月,也沒意思再重覆一次 (反正我是沒有再怎樣更新 Facebook 了)。

而且,當一個編輯,腦袋入面常想的,是對於別人的內容的整理,多於自己的創造。在這方面,真是不能說因為我做的是文字工作,所以一定能寫點什麼。
寫的東西,真的是要有一定的心得把握,才敢下筆的。

但你說是不是完全沒興趣呢? 不是。medium 的移民潮,給了我一個機會,去思考這個可能性。

我會想一想的。

【責任碎碎念】

新一學年,波子進小一,我家簡直跌進了地獄。

之前從來沒想像過一家要求不高的小學竟然也可以有上八九十項功課。一天下來要吃飯要活動要睡覺,哪有時間做這麼多東西?還要加上老人家顯然無法適應,無法指導日嵐在課後,盡早完成功課。到我們回家之後,他往往已是強努之末,要迫他做功課,只有哭鬧的分兒了。

至於我和C,壓力來得像海嘯。我們幾乎花盡了在工作以外的所有時間,單單陪伴他適應學校生活和應付功課。在時間顛倒之餘,更多的是內疚與焦慮--我們是不是工作太忙,缺乏陪伴時間?我們是否得過且過,令他一直無法跟上?--其實只不過開學兩個星期,而其中一個星期,日嵐因為腸胃炎,入了醫院。

我不斷安慰內疚的 C,同時也告訴自己,要鎮定,要讓人感覺可靠,要明白這幾天只是整個小學生涯的開始,它往後可以是災難,但也可以是轉機。我們努力,將孩子導往轉機的方向。我知道這樣很易令人陷入焦慮與鬱悶,平日有機會,必須要排解。

※   ※   ※   ※

將一個人的命摃上身,是一種結實但是揪心的感覺。你必須有強大的心志去承受對方的變化所加諸你身上的壓力,也要有空間為對方設想成長的空間。你無時無刻,需要思考給予對方的東西,是為了他的什麼好處。記得那時對待實習生,最初只是陪他一起做一丁點什麼,但是當實習生也愈來愈認真的時候,開始明白到,他們來到這地,求的是一個結實的學習體驗,希望取得一些終生受用的知識與態度。

以往犯過的錯,以後絕不能再犯的是,永遠不要「取消」別人的努力--用你自己的作品取代他的,用你的意見抹去他的,用你的工作去除對方的存在……除非對方真的是已經去到一文不值的地步,而你有需要解釋為何他如此一文不值。負責任的,做出一切可以解釋的改變,然後向對方解釋清楚,為什麼我要做這一個步驟。有耳可聽的,聽了,會明白自己用心良苦。

做每一件事,都嘗試解釋自己的思路,目的是爭取最多人的明白與諒解。你可以我行我素,但我們在這社會中,somehow connected to each other,你始終是需要更努力地讓人明白你自己。這也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現。

責任,就是一步一步地,為別人的需要鋪路。對一件事情負責,就是願意為這件事所產生的效果與後果負上責任,第一個走出來面對,用最深刻的態度去處理各項的細節。德蘭修女說:「愛,就是在別人的需要上,看到自己的責任。」這話我一直思考,感觸良多。

要對一件事、一個人負責任,絲毫不容易。當上一個作決定者的…

【社交媒體是消耗,不是休息】

我已經在電話裡,把Facebook App和Messager App 刪走了一段時間。這不太影響我在社交媒體瀏覽,但最重要的是減少干擾,增加平日專注一事的時間。即使有公事的討論,時間也可以在自己的非忙碌空間才回覆。也就是說,我以後回覆短訊的速度,會大幅減慢。藉此減少焦慮,好好給生活的各項需要劃分時間。畢竟每日時間很少,想做的結實的事情有很多。很多時以為自己上來是休息閒扯,怎料是資訊泛濫,加深了焦慮。我不會從Facebook消失,因為有很大朋友的消息發佈,需要留意,但不用每天都去趁墟的感覺。減少在社交媒體蹓噠,也是將來開學之後重要的習慣。對於社會時事,我當然有自己的閱讀和分析,也可以討論,但這個時候,做鍵戰的意義,不及其他事情大。跟很多被囚禁的人一樣,我們雖隔住一幅高牆,但頭腦上,思考上,務要自強不息。

【更簡單的生活】

艱難的時候,定意要更多寫作。

最近刻意沒有再上Facebook很多,也刻意不發帖,往往只回帖;記念反東北被囚人士的集會,我上載相片,是因為希望身處恐懼與不安的社運朋友或許稍微看到,仍有人努力地嘗試伸出支持的手。

我不希望花好多時間在Facebook看大家的情緒,也在發洩自己亂跳的情緒。時間應該花更多,在寫作、記錄、閱讀、生活,一切可以磨劍的地方。仍然未絕跡於社交網路,始終是要知道大家的處境,稍稍捕捉一種城中的脈搏。

想起被囚的人,其實都身處無網可上的日子,其實是鍛鍊的機會,獨處、閱讀、思考。其實不上網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做內在的修煉,不要再虛浮。鍛鍊好身心靈,讓自己成為可以跟別人彼此照應的人。

在這裡寫東西,也是 less social 的地方,發表自己的一些想法。一切回到比較簡單的時代,或者人可以更加腳踏實地。

邊讀邊聽邊寫,希望2018看見大家的時候,我們都有成長。

【最微小的努力】

今天大家在討論的時候,我提起一向沒有社運背景的中同組群入面,一班已為人父的中佬,不約而同都對現況十分絕望。想移民,也沒有資格,留下來,下一代也活不好。

有兩位年輕同事說:「這些人絕咩嘢望?他們付出了多少,參與過幾多?」
這問題,叫我默然。

我當下大概這樣回答:「這樣算的話,是否要計算每一次的參與、每一次的行動,去判斷我們有沒有資格產生絕望的情緒?」

人生階段不一樣,背景亦不同,很怕有這樣一種列表,參與了多少、哪一種,才算可以感受共同的情緒。

有些人,沒有去衝擊,但可能有去不多不少的集會;
有些人,沒有去集會,但可能在社交媒體發佈了意見,跟朋友討論了事情;
有些人,沒有在社交媒體發佈意見,但他可能暗自把錢投進了抗爭的基金;
有些人,沒有把錢投進抗爭的基金,但他仔細讀了各種言論讀物,保持思辯;
有些人,草根得沒有時間參與又沒有時間讀書又沒有錢捐,但他教自己的小朋友,一定要好好做人,明辨是非。

這些人,有資格絕望嗎?可以感受共同的情緒嗎?
你能劃一條怎麼樣的界線?

在香港,生活這麼苦,做個正直不冷漠的人,一點也不容易。
換位思考,當你有那麼多的年歲與牽掛的時候,就會明白到那種難過與掙扎。
而現實是,很多人連關注和出現情緒的感動也沒有過。大眾的素質,原本就很難期望會很高。

而我絕對尊重和敬佩為信念與城市的福祉付出時間汗水前途的青年人,
與中年人,與老年人。在任何崗位的。
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努力,甚或在每個moment,嘗試做多一步。
我們都不知道,或者一個一向不多言的中佬,就在某個時刻,在工作中變得更正直,更要參與建設這個城市的一道最小卻美麗的風景。

希望,如果要連結更多人一起努力的時候,
盡量體諒有實際和心理包袱的人,對他們血仍未冷仍然表示鼓勵,
一起謙卑而堅定地向前走。

【從煙腸而來的學習】

若要說這幾年的轉變,其中一個,無法不提到我們的實習生。

記得最初開始從神學院、或各樣非正式渠道招收的實習生,每星期來一兩次,而且他們有點志不在此,不是很有對於媒體的熱情。

直到從正式途徑招收實習生,也是我們比較出了名的日子,所招的青年人,其實大部分,都有點質素,有點期望。

最初指導實習生的時候,自己也沒有下苦功,就是叫他們做點事,然後自己再修修改改,就拿去用了。現在回想,這其實是流於「他們有什麼可幫到手而又收集點經驗」的思維,對於他們的成長,沒有什麼幫助。

而修改他們的文章,就更是大刀闊斧,全盤改寫。這其實成了我的壞習慣-自己看不過眼別人的寫法,於是用我的來取代了他的,弄得效果漂亮就好了。但是這對於實習生,其實會打擊自信,因為自己的東西,有點沒來由地被置換了。

既然做了的也是白費,那是否自己的能力問題?而這樣下來,結果是作品被棄,卻也學不到什麼。

自從遇上一些比較認真的實習生以後,我發現這種方式不對路了。

因為他們會問:究竟我的文章,可以怎樣改善?

這是一個十分好學的問題,要答卻十分考功夫。如果你不去具體回答,對方就學不到新的東西。你按自己喜好,不解釋置換的原因,更是難以解釋。是否真的有必要,把這麼多的部分都刪去呢?這樣的所謂修正,怎樣達到讓人學習改善的目標?

於是我開始學習一件事:既然交付對方的事,就努力保留他的風格,那是一種對對方的肯定及尊重。要改的地方,要講清楚自己意識到的問題,自己的思考是什麼,最後改成怎樣。要呈現自己的思考過程,具體化自己的想法,讓對方有所參考,也是對實習生來到的服侍與尊重。如果真是問題很大,要教的就更多,更基本,更花心力。不能解釋清楚,只憑感覺assertive地判斷,是自己學藝未精,掌握不到廿當中的essence。

對於同事的意見,不是第一下就情緒化地皺眉否定,而是給予機會對方說完,嘗試在不同意或不肯定的地方提出,這個意見會否有修訂的空間,新的東西又在什麼層面上補足或者加添了前者不足。這種做法必定需要心力,但唯是這樣,對方才會感受到被重視與被肯定,而不是被比下去。

從此我每每跟實習生或者下屬討論,都告訴自己一定要聽清楚對方所想的東西,進行上述的思考訓練,最後才仔細地present出來。

我覺得這個思考訓練是對我自己太好的成長,衷心感謝這一班與我同工的青年人。他們豐富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