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小 人 物 的 願 望

我一天的生活是這樣的。

早上6點45分,鬧鐘響起。按一按延遲,然後睡到7點,再賴一賴床,7點05分彈起來,趕及7點10分開始,把彭日嵐轟起床。拿住一疊校服,在冰冷不想起床的日子,替他換好校服,抱起來,放在桌前,等我拿起白麵包,放到微波爐裏叮十幾秒。把牛油和果醬拿出來,塗好,拿出來給他開始吃早餐。然後我去沖一杯柯華田給他,時間大約是7點30分。如果前一晚因為溫習的關係忘了執書包和預備小息的水和小吃,得馬上預備;然後我去更衣。

7點40分是緊張的時刻。趕他去刷牙的同時,我也在刷。他去廁所的時候,我用5分鐘左右執好書包和換好衣服。7點50分準時送他下樓回校,如果有什麼失閃延遲,就會變成生死時速。

8時前把彭日嵐送進學校之後,看他一陣集會,8點05分左右便和C去吃早餐。本來我們一直都覺得吃兩個大早餐又肥又貴,但這是每天唯一可以閒聊的時候,想來想去總是一直這樣吃著。8時35分左右從餐廳出來,我們去搭車。從屯門碼頭到沙田,一小時是少不了的。加上上山的小巴,回到公司大約就是9點45分到10點之間。在車上我會劃手機,最近逼自己看聖經,即使做不到靈修,至少也有讀經生活。

一回到位置,工作就排山倒海。預備會議、開會、資料搜集、外出、寫稿……等等,不一而足。午間除了必要的時候,我已習慣在公司有點那個的飯堂吃午飯,省點金錢和時間。工作間內,同事之間的閒聊也不是沒有,不過我總是很在意時間,有好幾次都是打斷話題,先集中在工作。實在是,在公司工作的時間非常有限,可以浪費的時間很少。因為大多數的時候,我不想錯過6點10分的公司車回家。

(在途上,有時我可以抓住那個寶貴的落霞。那時員工福利。)

時間是這樣的:6點10分的公司車,去到沙田火車站是6時25分。在下車的位置,我就可以等6時30分的另一班村巴回到屯門碼頭,回到的時間大約是7時10分到15分。如果我不坐這班車,坐6點45分的公司車,那我得坐巴士到屯門公路轉車站再轉車回家。那麼,我回到外家吃飯的時間就變成最早7點50分。外家7點45分開飯。遲了開飯,也就遲了返到自己的家,幫彭日嵐睇功課和溫習。如果是7點10分回到屯門,我會去商場吃一串燒賣當是定經的食物,又或者不吃,去買其他生活日用品,然後7點半前回到外家。

吃完飯大約是8點10分左右。彭日嵐通常會看一會電視,那個時候我們要開始看他的書包。檢查他的功課做完了沒有。如果未完成,那就要在回家之前完…
Recent posts

人生大事中的見證

這些事情不宜大鑼旗鼓講,但是中間的經歷,是要記下來的。

我們昨晚買樓了。同一個屋苑,非常見使的間格,並不便宜的樓價,要435萬。

一直以來,這個數字都是一個遙不可及的數字。因為完全沒有可能達至,所以,我們也從不去想。

直至幾個月前,爸媽終於賣出了在屯門工廠區以往用來做針織廠的單位,分了一點錢給我們,連同積蓄、外母答允幫忙一些,我們發現,這個錢開始有置業的可能。

其實我怎會不知道買樓壓力大,但是租樓的壓力也不小。由於很多大陸人到這邊租屋帶孩子返學,拖升附近的屋租,已經是每季一兩升元地上升。我們的租約於4月完結,如果續租,交的租金並不少過供樓很多。

這一帶,在2022年左右,就有西鐵到達,加上屯門到赤臘角的連接路也是在這附近,其實我一早預期,除非有大件事,之後這裡的租金和樓價,未來幾年都很有機會繼續上升。而事實上,在市區和港島,546呎的單位賣435萬,呎價7900多元,已幾乎絕跡。全港的平均呎價是12000多元,即使只計新界,都過萬元。其實真係好動魄驚心。

我們嘗試向銀行請教一下,我們夠不夠能力置業。這個是我們尋求置業可能性的第一步。銀行幫我們做了壓力測試,基本上是完全過關,按揭不會有問題。而我看見壓力測試的要求是400萬的樓要家庭月入3萬多元。很多人說,壓力測試很苛刻,但如果真是用這個月入去供樓,真的有可能嗎?難道香港人為了買樓,真係咁搏?

我們開始了解買樓是怎麼樣的一件事。最困難的,從來都是第一筆錢。我們這些借貸記錄良好的人,又是首置上車,銀行可以在6成按揭以外,再加一筆保險的借貸,一共加到9成按揭。但這是有上限的,就限於360萬。也就是說,超過360萬以上的錢,一律都是要在上車時一筆過清付。例如樓價440萬的話,就要付上80萬的首期,未計律師費和佣金稅項等等,計埋的話第一筆錢就要用98萬。

我們有的資金,跟這個數目,非常接近。

也就是說,我們處於一個縫隙之中,一直到這一年前,我們從來不用思考買樓的問題,忽爾有一道門開了,但是如果樓價再升一點,第一筆錢超過我們的積蓄,這道門就會關上。這令家中各人都很難安寢。雖然說樓價很瘋狂,隨時倒頭栽,但未來的事真的沒有人知道,而日嵐能有一個較近學校、又近公公婆婆的居住環境,也是一個很合理的需要。

幾位C的朋友勸告她,樓會跌呀,要小心呀。但是當聽到這個呎價,倒反而說︰我係你我會買囉。全香港都無呢個價錢的樓喎。你自住的,唔怕啦。400幾萬的樓,可能是…

2018 年的懇願

除夕的節目,是跟家人10點幾上床睡覺,期盼一個身體和心靈更健康的2018。我甚至連2017年,也懶得在除夕回顧。反正一天之內,其實是回顧不完的。回顧其實應該用一個星期或者更久去做。只不過生活實在太迫人,無暇去做。無暇,或者是2017年或者更久遠之前的特點。究竟為什麼無暇,是一個有趣的問題,值得去思考。或者2018年,培養到更有暇的生活,可以多想一點。
新一年,提醒自己,要改變一下生活計劃的方式。從以往十多年來,不停地mark低自己日程表上要做些什麼,變得更加淡定而堅定。知道重要的事,努力做好,但不強迫自己過一式一樣的生活。從容地面對變化。不能控制的事更多,因此也要更懂得順服,更懂得信靠,更懂得理解與體諒。美善的事,要留心、堅持去做。
這就是2018年,一個很簡單的懇願。

邊爐

一直都聽說,最貴最不值的東西,其實正是最便宜的東西。就像這種邊爐,60多元一鍋,看著店員把不開開胃的幾棵冷藏食材扔進小鍋,倒進凍湯,然後姨姨把一個助燃劑往鍋底一塞,這樣就成了他們所謂的「一人火鍋」。其實啊,這種鍋具、這種食物、這種連把肥牛拖熟都要5分鐘的溫度,跟在荒島上好不容易生了點小火煮煮吃的感覺也實在不差很多,這是享受嗎?

老實說,如果不是阿仔說要來吃牛肉飯,如果不是太太要點火鍋,我是怎樣也不會做這種羊牯的。

如果要吃火鍋,我是很贊同,應該到九龍去吃,吃私房菜,吃鮮料,不要任飲任食,也不要抵食夾大件。食就正經一點,不要求其來。其實火鍋本來的意義就是要啖其食材鮮味嘛。

當然你可以說,不是人人能夠吃那麼貴價的火鍋嘛。

其實,最直接,不如就自己動手買材料,自己在家打邊爐,不也就最划算了?

屬於自己的主題

Facebook page 傳出要收費的消息,不知怎麼,像一個炸彈,將原本已經不喜歡 Facebook 的朋友,一窩蜂都擁到medium去。

大概就是對於Facebook長期以來不公開演算法、朝令夕改的版面、充斥內容農場感到非常不滿的回應吧。或者也由於,其實一直都明白太過依賴Facebook,以至說當可以「移民」的時候,就一股腦兒,都搬過去新世界了。

我算是很早已經登記了medium的,但是這平台對於我來說,除了看文章,意義並不大,因為我沒有自己的出版(publication)。

medium 是比 Facebook 重視知識交流的地方,所要求的是對於自己知識彙整的能力。就住一個主題,發表讓人獲得新資訊新思考的內容,似乎是一個需要的門檻。在這方面,我一直覺得自己不足。

自從孩子出了世,自己的時間少得可憐,雖不是沒有思考,但是一直存在腦際,未能整理,也沒有鑽研某一方面的心力。(當然也有性格上的問題) 因此,我不敢在 medium 寫東西。medium 如果像 Facebook 一樣寫風花雪月,也沒意思再重覆一次 (反正我是沒有再怎樣更新 Facebook 了)。

而且,當一個編輯,腦袋入面常想的,是對於別人的內容的整理,多於自己的創造。在這方面,真是不能說因為我做的是文字工作,所以一定能寫點什麼。
寫的東西,真的是要有一定的心得把握,才敢下筆的。

但你說是不是完全沒興趣呢? 不是。medium 的移民潮,給了我一個機會,去思考這個可能性。

我會想一想的。

【責任碎碎念】

新一學年,波子進小一,我家簡直跌進了地獄。

之前從來沒想像過一家要求不高的小學竟然也可以有上八九十項功課。一天下來要吃飯要活動要睡覺,哪有時間做這麼多東西?還要加上老人家顯然無法適應,無法指導日嵐在課後,盡早完成功課。到我們回家之後,他往往已是強努之末,要迫他做功課,只有哭鬧的分兒了。

至於我和C,壓力來得像海嘯。我們幾乎花盡了在工作以外的所有時間,單單陪伴他適應學校生活和應付功課。在時間顛倒之餘,更多的是內疚與焦慮--我們是不是工作太忙,缺乏陪伴時間?我們是否得過且過,令他一直無法跟上?--其實只不過開學兩個星期,而其中一個星期,日嵐因為腸胃炎,入了醫院。

我不斷安慰內疚的 C,同時也告訴自己,要鎮定,要讓人感覺可靠,要明白這幾天只是整個小學生涯的開始,它往後可以是災難,但也可以是轉機。我們努力,將孩子導往轉機的方向。我知道這樣很易令人陷入焦慮與鬱悶,平日有機會,必須要排解。

※   ※   ※   ※

將一個人的命摃上身,是一種結實但是揪心的感覺。你必須有強大的心志去承受對方的變化所加諸你身上的壓力,也要有空間為對方設想成長的空間。你無時無刻,需要思考給予對方的東西,是為了他的什麼好處。記得那時對待實習生,最初只是陪他一起做一丁點什麼,但是當實習生也愈來愈認真的時候,開始明白到,他們來到這地,求的是一個結實的學習體驗,希望取得一些終生受用的知識與態度。

以往犯過的錯,以後絕不能再犯的是,永遠不要「取消」別人的努力--用你自己的作品取代他的,用你的意見抹去他的,用你的工作去除對方的存在……除非對方真的是已經去到一文不值的地步,而你有需要解釋為何他如此一文不值。負責任的,做出一切可以解釋的改變,然後向對方解釋清楚,為什麼我要做這一個步驟。有耳可聽的,聽了,會明白自己用心良苦。

做每一件事,都嘗試解釋自己的思路,目的是爭取最多人的明白與諒解。你可以我行我素,但我們在這社會中,somehow connected to each other,你始終是需要更努力地讓人明白你自己。這也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現。

責任,就是一步一步地,為別人的需要鋪路。對一件事情負責,就是願意為這件事所產生的效果與後果負上責任,第一個走出來面對,用最深刻的態度去處理各項的細節。德蘭修女說:「愛,就是在別人的需要上,看到自己的責任。」這話我一直思考,感觸良多。

要對一件事、一個人負責任,絲毫不容易。當上一個作決定者的…

【社交媒體是消耗,不是休息】

我已經在電話裡,把Facebook App和Messager App 刪走了一段時間。這不太影響我在社交媒體瀏覽,但最重要的是減少干擾,增加平日專注一事的時間。即使有公事的討論,時間也可以在自己的非忙碌空間才回覆。也就是說,我以後回覆短訊的速度,會大幅減慢。藉此減少焦慮,好好給生活的各項需要劃分時間。畢竟每日時間很少,想做的結實的事情有很多。很多時以為自己上來是休息閒扯,怎料是資訊泛濫,加深了焦慮。我不會從Facebook消失,因為有很大朋友的消息發佈,需要留意,但不用每天都去趁墟的感覺。減少在社交媒體蹓噠,也是將來開學之後重要的習慣。對於社會時事,我當然有自己的閱讀和分析,也可以討論,但這個時候,做鍵戰的意義,不及其他事情大。跟很多被囚禁的人一樣,我們雖隔住一幅高牆,但頭腦上,思考上,務要自強不息。